中国70年对外开放“四步走”全面开放新格局正在快速形成

资料来源:《21世纪经济先驱报》

记者夏徐天在北京报道

编辑张行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已经从封闭和半封闭走向全面开放,从拥抱世界走向成为经济全球化的“中流砥柱”。在这个过程中,开放已经成为中国经济腾飞的引擎之一,创造了令世界惊讶的中国奇迹。

9月29日,在新闻中心举行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新闻发布会上,商务部全面恢复了中国70年的对外开放。

70年来,中国进出口总额从1950年的11.3亿美元增加到2018年的4.6万亿美元,增长4000多倍,带动1.8亿多人就业。中国已成为世界1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主要贸易伙伴。

70年来,中国利用外资,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进行海外投资,2018年分别达到1383亿美元和1430亿美元,累计吸引外资2.1万亿美元以上,在华外商投资企业96万家。

经过70年的发展,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商品贸易国、第二大商品消费国、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和第二大外资流入国。

商务部部长钟山表示,从与中国机械工业协会国家合作的发展,到改革开放、建立经济特区、加入世贸组织、共建“一带一路”和举办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中国实现了全面开放的伟大转折。

目前,一种全方位、深层次、宽领域的全方位开放格局正在快速有效地形成。中国正在从一个经济贸易大国向一个强大的经济贸易国家转变。在后一阶段,中国将更加注重改变贸易格局,优化外贸结构,优化国际市场结构,提高吸引外资的质量,加快从商品要素流动开放向机构定期开放的转变。

多年来,它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

钟山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中国的对外贸易在突破封锁方面有一个艰难的开端。1957年,中国建立了广交会,它向世界打开了一扇窗。改革开放后,特别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对外贸易继续快速发展。

“中国1950年的进出口总额只有11.3亿美元,规模很小,到2018年达到4.6万亿美元。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钟山说:“对外贸易在促进增长、扩大就业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直接或间接推动了1.8亿多人就业。”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表示,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国的对外贸易额很小,西方国家的经济封锁是一个重要原因。成立于20世纪50年代的广交会在打破封锁和扩大进出口贸易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自此,在改革开放的历史潮流中,中国的对外贸易开始走上“快车道”。

1978年,中国对外贸易总额为206亿美元,是过去40年的223倍。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的进出口商品仅占国际市场的0.8%,在全球商品贸易中排名第29位。自2009年以来,中国一直是最大的商品出口国和第二大进口国。自2013年以来,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商品贸易国,并且一直保持至今。

从1978年到2018年,中国的贸易伙伴也从40多个国家和地区扩大到232个。迄今为止,中国已与25个国家和地区达成至少17项自由贸易协定,自由贸易伙伴覆盖亚洲、大洋洲、南美洲、欧洲和非洲。

“从贸易量来看,中国的自由贸易区贸易占我国对外贸易的38%,即使不包括香港、澳门和台湾地区,这一比例也达到了25%。中国正在积极实施自贸区战略,与更多主要贸易伙伴建立自贸区。”商务部国际司司长张绍刚在接受《21世纪经济先驱报》采访时被介绍。

从经贸强国到经贸强国

中国的对外贸易正从数量扩张转向质量改善。白明指出,早期中国的对外贸易主要依靠低成本劳动力等因素,出口商品在价格上具有优势。今天,中国的对外贸易正在改变其贸易模式,优化其对外贸易结构,从一个贸易大国走向一个贸易强国。

改革开放初期,中国通过“三来一补”发展加工贸易。加工贸易在进出口总值中的比重从1981年的6%上升到1998年的53.4%。然而,加工贸易通常附加值较低,产业链较短,而产业链较长的一般贸易更能代表独立发展能力。截至今年前八个月,加工贸易在中国对外贸易中的比重下降到24.9%,而一般贸易的比重上升到59.8%。

同时,中国的贸易结构不断优化。钟山指出,机电产品和高新技术产品已经成为中国出口的主体,民营企业已经成为对外贸易的主力军。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所所长李稻葵在回顾新中国过去70年的经济增长时指出,中国的对外开放不仅发挥了比较优势,而且在引导贸易升级方面也发挥了作用。

李稻葵说,从1995年到2007年,中国仍然拥有大量低成本劳动力,这还没有达到刘易斯转折点。根据比较优势理论,现阶段中国应把重点放在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对外贸易上,而纺织、鞋帽等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出口比重在现阶段继续下降。相应地,机械、车辆、船舶等需要更多资金和技术的产品的出口份额稳步增长,许多高技术产业也处于先进布局。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高度重视和引导贸易结构升级。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全球贸易并不乐观。世界贸易组织将其2019年全球贸易增长预测下调1.1个百分点,至2.6%。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最近发布的《2019年贸易和发展报告》甚至将全年贸易预测降至2%。

对此,钟山表示,今年以来,中国对外贸易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包括外部和内部挑战。中国正在尽一切努力“稳定对外贸易”,促进对外贸易的高质量发展。

他指出,中国外贸企业面临许多困难,特别是在经贸摩擦的影响下。商务部通过加强技术改造、技术创新、提高质量、开放市场、完善国际营销网络和增强竞争力,积极帮助企业解决问题。今年前8个月,中国进出口总额达到20.1万亿元,增长3.6%,高于世界主要经济体的整体水平。

在提高质量方面,高技术、高质量、高附加值产品出口保持快速增长。其中,集成电路、成套设备和医疗器械的出口增长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中国的通信设备和新能源汽车在国际市场上非常受欢迎。新形式的对外贸易也发展迅速,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出口增长20%,市场采购贸易出口增长11.2%。

在贸易结构方面,中国国际市场布局进一步优化,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比重达到30.1%。在商品结构方面,机电产品出口比重达到57.9%,高新技术产品出口比重达到28.3%,民营企业活力进一步增强,出口比重达到51.4%。

中国利用外资居世界第二位

中国利用外资的规模也在扩大。钟山表示,2018年中国吸收外资1383亿美元,居世界第二位。截至去年年底,中国利用外资2.1万亿美元,在华外资企业96万家。

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在新闻发布会上进一步指出,改革开放40年来,外商投资创造了中国10%的城市就业、20%的国内税收和40%的进出口贸易,在激发创新活力、促进产业升级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李稻葵认为,对外开放的意义不仅限于引进资本和技术,创造就业机会和税收,更重要的是,促进中国经济实体学习最先进的国际知识、制度和概念,并结合中国实际加以实施。

近年来,中国外商投资质量不断提高,高新技术产业和服务业外商投资比重显著增加。今年1-8月,中国实际利用外资6040.4亿元,同比增长6.9%。其中,高新技术产业实际利用外资1748亿元,同比增长39.3%,占比28.9%。特别是高新技术服务业实际利用外资同比增长58.4%。其中,信息服务、研发设计服务和科技成果转化服务实际利用外资同比分别增长46.4%、54.4%和74.6%。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随着中国劳动力、土地等生产要素成本的上升和国际经贸摩擦加剧的影响,一些外资企业面临着一定的压力。

在这方面,王受文说,中国有一个巨大的市场,对外国投资非常有吸引力。40多年来,外资企业在中国也获得了巨大的利益。“例如,去年美国投资企业在中国的销售收入达到7000亿美元,许多外资企业在中国的销售额超过了在自己国家的销售额。他们喜欢这个市场,所以他们愿意来中国。”

此外,他强调,中国政府吸引外资的政策非常明确。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支持外国投资者进入中国市场。在放宽外国投资准入方面,中国的负面清单已从2013年的190多份降至37份。中国还采取措施促进外国投资。外商在华投资不需要逐案审批,99%的企业只需在工商监管部门登记即可。中国也加强了对外资的保护。今年颁布的《外商投资法》明确给予外商投资企业与国内企业同等的待遇,并建立了外商投资投诉机制。

自由贸易区和自由贸易港是新时期吸引外资的重要平台。据王受文称,今年前7个月,早些时候建立的12个自由贸易试验区吸引了该国14%的外资,但只占该国领土的不到4%。

商务部正在借鉴国际经验,结合海南实际,深入研究海南自由贸易港在国内外贸易、投融资、财税、金融创新、出入境等领域的政策和制度,并取得了阶段性进展王受文说。

构建全面开放的新模式

“从经济特区和开发区到自由贸易试验区和自由贸易港,从积极清单到消极清单管理,从《三法》到《外商投资法》,我们的大门越来越宽,我们的商业环境越来越好,中国已经成为外商投资的热点。”钟山说。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党委书记俞妙杰在《21世纪经济导报》上告诉记者,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对外开放经历了四个阶段,全面开放的新模式初步建立。

他介绍说,第一阶段是从新中国成立到1978年,这是全面开放的准备阶段。经过30年的艰苦努力,中国初步建立了门类齐全、品种齐全、体系完善的产业体系,为后续改革开放奠定了坚实的产业基础。

第二阶段是从1978年到世纪之交,其特点是开放程度较高,主要表现为从点到线、从线到面的逐渐开放。1980年,国家开放了深圳等四个沿海城市,这就是“点”开放。20世纪80年代中期,中国再次向外界开放了沿海的14个港口。自1992年以来,中国已在几个省设立了国家级高新技术开发区,从沿海一线对外开放。

第三阶段是深度开放阶段。新世纪第一个十年,中国进一步深化对外开放。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出口面临的关税壁垒大幅降低,企业出口快速增长,加工贸易占“全国出口的一半”。中国还主动降低关税,消除各种非关税壁垒,大力推进全球化。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中国的对外开放进入了一个崭新的第四阶段。全方位对外开放的新模式正在迅速有效地形成,覆盖了广泛的领域、层次、梯度和产业。高标准自由贸易试验区现已覆盖18个省,中国已开始探索建立自由贸易港。中国已全面实施入院前国民待遇加否定列表管理模式。市场准入不断放宽。目前,中国已经放开了一般制造业,加快了金融、电信、医疗、教育和养老金等服务的开放。

李稻葵指出,一个平稳和可持续的开放进程需要政府的认真管理和指导。40年来,政府以巨大的政治勇气和决心,不断深入地推进对外开放,在适当保护国内企业和引入外部竞争之间保持动态平衡,努力消除一些开放对一些行业、地区和群体的影响,逐步走向全面开放。

白明说,在全面开放的新模式下,中国正在推动从商品和要素的流动开放向规章制度的系统开放转变。“例如,过去我们更加注重引进外资和制定相应的外资优惠政策,但现在我们更加注重完善国内规则、制度和法律,以创造一个国际化、合法和便利的商业环境。”


上一篇:相差19岁?夕又米最美的时光给了最“渣”的高晓松
下一篇:奥迪Q5L鏖战宝马X3,为何宝马败下阵来?